=trans/转基因 ,昵称是基基

实力俏吹,每天都想要精忠哥哥的抱抱。

楚留香东山岁晚,生活区和尚冒险家暗香

wb@朔间基_

【盖才捷生贺】今天20岁


◆微妙的时间线
◆微妙的私设
◆微妙的盖迅
◆回归写文,手有点生【←


※※※※※※※※※※※※※※※※※※※※※※※※※

盖才捷是x市本地人,今天19岁。

据他妈说,盖才捷从两三岁就被他爸抱着全市的景区乱窜,稍微大一点开始带着跑遍全国上上下下。热爱历史的盖父一心想让乖儿子从小感受祖国的山川美好和历史韵味,不料儿子似乎并不买账,除非强制性拖走,盖才捷更多的时候宁愿选择窝在家里,做一名安静的小宅男。

为此盖才捷和他爸斗智斗勇了十多年,终于在十五岁的夏天彻底击溃盖父最后的挣扎。

那一年,他遇到了荣耀。





盖才捷今天19岁。

盖才捷认为自己的作息还算有规律,每天早上六点半点准时起床,不过临近夏休期,虚空在常规赛中还剩最后一场,是输是赢关系着第十一赛季能否拿到季后赛的门票,纵使平时有点随意的李轩在昨天晚上也带着众队员复盘到很晚,也间接的导致了盖才捷在今天早上在快八点钟才迷迷糊糊睁开眼。

五分钟后盖才捷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眼看现在着离八点十五开始的训练的时间越来越逼近,连袜子都没穿直接冲出了宿舍。

路过宿舍楼门口的风纪镜时他还是没忍住顺手捋捋自己那一头乱毛。十九岁的盖才捷长了张娃娃脸,看上去十五六岁都不到,就因为这个原因他多少次被自家李迅前辈以【手感好】为理由捏着脸不放。

心有点微妙的累呢。

他这样想着,却也没放慢速度,一路小跑向食堂。




盖才捷今天19岁。

十六岁那年他少有的和父亲吵了一架,在父母的叹气声中拎着行李来到虚空训练营。盖才捷家里俱乐部很近,初中时每天上放学都要路过俱乐部大门。不过因为各种原因,夜幕降临时的俱乐部从头到尾散发着鬼屋的气息。一直到上了高中盖才捷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那里居然是自己一直支持的战队。

盖才捷十八岁出道,第一天去训练室报道就遭到了来自前辈们的开门杀,在被各种礼花淹没的晕头转向时他只听到一句“队长我爱死你了咱们队终于有小鲜肉啦!”

后来盖才捷听说,那位李迅前辈当天被罚收拾干净满地礼花和碎屑训练室,连晚饭都没吃,哭唧唧了一整天。





盖才捷今天19岁。

当他赶到训练室时万幸的没有迟到,不过那一头鸡窝还是遭到了他亲爱的前辈们的嘲笑。

从随身携带的钱包里抽出青之驱的账号卡,盖才捷不知第几次的叹了口气。

从训练营里出来的盖才捷被告知在战队里可以继续玩驱魔师这个职业,不过当他第一次使用这张某位前辈留下来的账号时,特别想找出那位前辈糊他一脸账号卡,再揪着他领子好好问问这值得吐槽的id和角色屁股后面更值得吐槽的尾巴是怎么回事。

就因为这张卡,他在新生代的群里可没少被侃,甚至获得了【虚空小恶魔】这样的专属头衔。





夏季的x市天黑的很晚,八点钟天边才隐隐约约开始泛黄,虚空的训练结束的也很晚,通常情况下除了下午的训练晚饭结束后还有两个小时的练习和复盘。

盖才捷走出大楼时已经九点多了,一如平常的洗漱,顺便慰问一下被正副队没收了某些不可言喻的东西而悲痛欲绝的李迅,加上另外各种各样零零碎碎的琐事,就这样磨磨蹭蹭也到了快十二点。





盖才捷今天十九岁。

床头柜的夜光闹钟尽职尽责的转动,时针到达十二时发出一声“咔嚓”的轻响。

这下好了,盖才捷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想,现在我天20岁了。


盖才捷是x市本地人,今天20岁。


–fin–

评论(2)
热度(56)

© 村医袁柏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