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转基因 ,昵称是基基

实力俏吹,每天都想要精忠哥哥的抱抱。

楚留香东山岁晚,生活区和尚冒险家暗香

wb@朔间基_

【邓复升生贺】骑士的农夫果园


零点发的就是占个位√以后都这样好了【懒】
说好的贺图变成段子了
有私设,回去翻翻原著发现这么一个全明星选手的剧情居然比我印象中的还要少……越翻越心疼

隐藏方王√

……现在满脑都是咸鱼太太那篇里牺牲的邓副队怎么办。【烟】

——————————————————



很多人问过邓复升当初为什么会选择骑士,他用几年以来从没变过的语气笑着说,因为骑士,安分守己。



在邓复升不完整的学生生涯里,甚至都没被多少老师记住过名字。但不管是谁却都能记得这个在班里一直挂着笑话不多的老实孩子。


后来老实的孩子也和家长闹翻了,管你怎么说管你怎么想反正就是要去打游戏。

变得不务正业的老实孩子邓复升就这么在父母的叹息声里踏上了职业赛场。




头三年的职业生涯并不好过,连着换了三个东家始终混迹在中小战队的邓复升还是那么安安稳稳的。高中的同学聚会时有人没忍住问他你就不后悔吗?

邓复升端着农夫果园乐呵呵的说,没事,只要我喜欢荣耀就好了。

对,他喜欢荣耀,就像喜欢喝农夫果园一样,味道混合的那种。







第五赛季末他哼着歌在厨房里折腾炒饭,享受着第三次提前开始的夏休期,公寓客厅的电视里正在播放荣耀的总决赛,冠军是微草的。

哦,微草啊。谁冠军都会挺开心的邓复升挺开心地想,王队和我还是同期来着呢。




再然后,他就接到了同期的王队的电话。

王队说:“有兴趣来微草吗?”




邓复升跟着战队来过北京,不过通常来的快走的更快。飞机上想着这次一定要把首都看个够,不巧,正好赶上当天沙尘暴。

本来准备自己走到俱乐部的邓复升在踏出机场的一瞬间收回了脚。

算了,虽然有点不好意思还是给王队打个电话吧。


受到首都热情的接风洗尘后,邓复升依旧平静的想着。



来的人是方士谦,那个微草风骚的副队长,脸色不怎么好。一路上邓复升耐心的听着方士谦抱怨,说是本来就没打算出门的被正好抽不开身的王杰希踹了出来。

“方士谦,去帮个忙接接人家。”

“凭啥我去啊!”

“你防风啊。”

邓复升有点乐了,果然王队的思维不一般。


王杰希抽不开身的原因是忙着给邓复升准备欢迎会,这是真的让他有点受宠若惊。


方士谦倒是很豪迈的叼着鸡腿一拍背:“没事都是自己人了老邓你以后尽管把这当家!”

“方士谦少把你油乎乎的手往人家背上揩。”





彼时的微草还沉浸在夺冠的欢乐中,热情分外激昂的一帮人全部主动留了下来,偌大的俱乐部里如同赛期里一样热闹。

很安分很老实很爱喝农夫果园的邓复升在这种窗外风沙呼呼吹情况下来到的这里,成为了微草的骑士。




这是新的开始。






第六赛季微草有了妹子,柳非看着文静嘴特别直;那时刘小别和袁柏清还是训练营里有名的惹祸精,王杰希没少往训练营里跑;高英杰刚刚在训练营新生里露出点天赋;李亦辉方士谦动不动就会带着刘袁俩人翻墙出去找吃的,后来见邓复升老实也常找机会拖他下水。

微草没人别人想的那么严肃,偶尔邓复升会这么想,王队,不对现在应该叫队长,也没那么可怕,除了眼睛。

然后邓复升就会认真回答肖云农夫果园到底好不好喝的问题。



他想像一个真正的骑士一样,能守护住什么东西,比如冠军,比如感情。



那个赛季的夏天是蓝雨那群和尚的——语出决赛后气急败坏的方副队——总之被半路截了连冠的感觉不好受,就像打喷嚏,打到一半,你鼻子不痒了。

会俱乐部的路上邓复升瞅着阴阴郁郁的一群人,再瞅着明显生闷气的方士谦和疲倦地靠在座位上的王杰希,觉得就算自己算不上什么战队核心人物,这时候是不是也该做点什么。



之后李亦辉送了他个心灵导师的外号。邓复升连忙摆摆手说瞎讲什么我哪有这么大能耐。
在别人最累,最低落的时候开导两句不是挺正常的吗?




第七赛季的联盟又重新散着一股青草味儿,刘小别袁柏清俩激动的咬着舌头,肖云周烨柏当天晚上抢着当麦霸,柳非小丫头高兴坏了一个人刺溜刺溜吸鼻子,李亦辉梁方跟着肖云他们扯着嗓子唱着不着调的歌。

邓复升出去透透气,却在走廊看到了王杰希和方士谦。



青草味的夏天多了一条消息,治疗之神退役。


第八赛季虽然不是青草味的,邓复升想了想,最后还是去找了王杰希。

王杰希依旧平静:“要走了?”

邓复升点头。

“去年他和你现在表情差不多,我猜对了。”

邓复升还像三年前一样笑笑:“骑士长也要退休了啊。”




当时的方士谦是想溜走的没成功,邓复升压根就没想过溜。

谁都不会知道退役的选手会怎么样,以后还联系不联系的上。邓复升一边哄着柳非一边想,微草食堂的豆浆不错,味儿纯。

临走前袁柏清递给他一杯豆汁,他头一次觉得豆汁儿也没那么难喝。

退休的骑士长去种水果,这个设定好像不错。








骑士往往是勇敢、忠诚的象征,每一位骑士都以骑士精神作为守则,是英雄的化身。

每当骑士遇到自己无法匹敌的敌人时,往往会带领着自己的队友,喊起:“忠诚——信仰——荣耀——勇气”,最后,这些骑士会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自己的家园,骑士们永远不会背弃自己的家园,即使代价是死亡。

最后他还是留在北京,找家报社随便干干,不过挺偏,跨一步就到河北的那种。


邓复升有时觉得自己挺牛逼,最起码他觉得在微草的三年各方面做的不差,挺全能,运气不错还干了回冠军队副队,不错,有能耐。







上午八九点他端着农夫果园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话就响了。

“哪位?”

趴在阳台上往下看的邓复升有点哭笑不得,楼底下灰头土脸的微草小伙姑娘和灰头土脸的微草队长和不知道从哪来的灰头土脸的治疗之神整齐划一的站着。

“老邓你看啊就是这个扣门的过生日就送你箱果汁。”这是毫不留情就卖了自己师傅的袁柏清。

邓复升这才想起来今天什么日子,笑着从三楼朝下喊:“站着干嘛上来啊,今天沙尘暴呐。”



fin



评论(12)
热度(53)
  1. 择鹊村医袁柏清 转载了此文字
    跨一步到河北 哇哦。

© 村医袁柏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