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转基因 ,昵称是基基

实力俏吹,每天都想要精忠哥哥的抱抱。

楚留香东山岁晚,生活区和尚冒险家暗香

wb@朔间基_

【乔一帆中心】【账号卡私设】托付 (三) 【完结】


【乔一帆中心】【账号卡私设】托付
(三)
【完结】

·真相是一寸灰中心【真的
·灵感来自lo主楼下教室的妹子,如有雷同着实不幸
·私设操作者下线时的账号卡们只有同样下线角色才能看见
,但也能知道一些主人的情况。
·标题并不重要x





六、


全明星周末。

代练无疑是个狂热的荣耀迷,提前半个月就预订好了门票,当天清晨直接从b市飞向了s市,留下了一寸灰的账号卡独自在家。






几天前,一寸灰遇到了木恩。







那个小小的魔道学者就和他的主人一样腼腆,看到一寸灰的时候也只是羞涩的笑了笑。




他并不知道一寸灰的主人是谁,一寸灰也不打算告诉他。







但是木恩告诉了他,他的主人和少年都报名了这次的新秀挑战赛。

一寸灰并不是特别明白新秀挑战赛的意思,一开始单纯的希望少年能赢罢了。但是木恩告诉他一般来说新秀挑战赛都是新人向前辈致敬的一种方式,真要打赢了老将那也太不给面子了。

况且,也没那么容易打败。


这样啊。一寸灰有点微微的失望。

“那……你呢?”

“我?”木恩的小脸立刻垮了下来“谁知道啊……队长帮他报的名……我还要和王不留行前辈打一场……但是真的不敢啊……”


一寸灰没有说话。


他知道木恩肯定能带他去见那个刺客,但他不想说。没有原因,就是不想说。

就好好扮演一个路过的小阵鬼就好了。





木恩离开之前告诉了一寸灰去看全明星赛的方式。就算是专门制作的独立的比赛地图,也是根据游戏本身存在的,找到一扇“门”的话,照样可以像竞技场围观一样看比赛。

“记得一定要去哟。”小魔道害羞的笑笑说。



也许吧。







最后一寸灰还是去看了比赛。


当他找到木恩所说的通道并来到比赛场地周围时,那里早就聚满了一圈又一圈的观众了。


“请问……”拼命挤过人群后一寸灰戳了戳身边的一个小刺客“现在是怎么样了?”


“挑战赛第二场了。”小刺客死死盯着台上也没看一寸灰一眼“微草的那个新人……叫木恩吧,和王不留行大神打。”


一寸灰向中间那个被分隔开了的场地看去,两个魔道都已经是残血了。

但一寸灰也看得出,不出意外,绝对是木恩会赢。





就算一寸灰只看了半场,也明白了这场打的绝对艰难。或许,是微草的队长故意打出了这场不相上下、却能保证对方获胜的比赛?

如果真是这样,王杰希对那个孩子可真是相当上心。




……那,少年呢?



一寸灰复杂的想着,少年已经操作着角色进入地图了。


挑战的是第一阵鬼。

用的是鬼剑士。

也是阵鬼。


一寸灰有点惊讶的看着双方先后进入场地,开打。


再沉默的看着少年被对方虐菜一般的打败。


隐隐约约的,好像听到了一声叹息?

一寸灰向对面看去,看到了一个花花绿绿的身影。



看着场上那个阵鬼灰下去的尸体,心里,有点难受。








过去多长时间了呢?


到了六月份,少年自然不能再留在微草了,或者说,微草放弃了少年。


一寸灰躺在床上,叹了口气。


一觉睡醒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明显不是荣耀的任何一个场景,而是如同突破了次元壁一般来到了少年的房间——虽然出不去罢了。

即使这样没人感觉到自己的存在,说白了不过是现实里的一堆数据。


少年并不在房间里,而是一早就出去了。一寸灰知道他马上就要离开俱乐部,离开微草,离开他唯一的朋友了。

还会带上这张鬼剑士的账号卡一起。



会去哪呢?

叶修那吗?


一寸灰盯着雪白的天花板想着。少年的房间很空也很简单,正如透过电脑屏幕看到的那样,雪白的墙雪白的地板,雪白的书桌雪白的床单,连门都漆上了一层白色,咋一看就是白茫茫的一片。




【那个……】



唉?

一寸灰睁大了眼睛,是自己有了幻听吗?



【挺不好意思的啊……突然找你。】


一寸灰猛的坐起,惊讶的看着书桌前突然出现的人。

半透明的身影暴露了对方也是账号卡的事实,只不过这家伙似乎故意只穿着一身系统送的白装,看不出职业。这可不是游戏里头上还有id能看了。


【你可能不认识我吧……也是,毕竟从没见过面嘛。】

他低着头,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看不出表情。

【一直想来见见你,再不来……恐怕就没机会了吧。】



一寸灰被对方模模糊糊的发言弄得莫名其妙,完全没懂对方的意思。

【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笑的非常开心呢……这点我可做不到啊。】


【不过我也只是别人强行塞给他的吧,能认认真真练习一年也是很努力了呢。】

【……可还是比不上你啊。】

【你才是……最适合他的,最有可能陪他走上巅峰的啊……】



一阵叫人尴尬的沉默,一寸灰隐隐约约猜到了一点对方的身份,就是不敢确定。


【不过以后不用强迫那孩子啦。】

那人似乎笑了,虽然眼睛依旧被遮住。【因为轮到你了嘛。】


“……我?”


【嗯。】





【一帆以后……就交给你啦。】




“等、等一下!”一寸灰有点慌“请问你是不是——”


【知不知道我是谁都无所谓呢。】

【……我不适合一帆啊,接下来,换你陪着他吧。】


他抬起了头,勉强的笑了笑。


【一定要让他……这样笑着走下去啊。】





八【尾声】


一寸灰躺在那棵遇到了君莫笑和风梳烟沐的树下。


刺客把一帆托付给了他,可以这么说吧?













可是他到最后,也不知道刺客的名字啊。



fin.




评论(10)
热度(42)

© 村医袁柏清 | Powered by LOFTER